联系我们|集团微博| English

国资国企改革专栏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资国企改革专栏

专家:国企改革不能停留在口头上 必须落地见真章

阅读次数:29     发布时间:2017-03-31

央广网北京3月31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财政部最新的数据显示,2017年国企业绩迎来“开门红”:今年前两个月,全国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利润同比增长40.3%。在复杂的国内外经济环境中,取得这样的成绩实属不易,然而,随着顶层设计的基本完成,以及各领域“四梁八柱”架构逐渐成形,国企改革在2017年步入“深水区”,需要在一些重点难点问题上实现突破性进展。

国资委主任肖亚庆日前赴辽宁大连、丹东等地调研,推动东北地区国有企业深化改革转型升级。他强调,国企改革不能停留在口头上,要真抓实干,“1+N”文件体系已基本形成,下一步工作关键是抓落实,要坚持问题导向,实行“一企一策”,切实解决制约国企改革发展的突出问题。

其实今年以来,国资委已经多次强调2017年要下力气推动国有企业改革各项政策落地生根、开花结果。今年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之年,作为改革的重要内容和重要动力,国企改革谋求实质性突破势在必行,去产能、去杠杆中“人往哪去、钱从哪来、债务怎么办”的实际问题,必须要在国企改革中寻找答案。只有国资国企瘦身健体、固本培元,中国经济肌体才能经脉通畅、筋骨强健。在改革路径清晰、改革的相关政策已经完备的情况下,国企改革容不得等待观望、踟蹰不前,也容不得迈着“四方步”,2017年国企改革必须落地见真章,要继续以混合所有制为突破口,啃下垄断行业改革的“硬骨头”,同时全面推进“十项改革试点”,为未来中国经济开掘活力之源。

复旦大学公共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石磊对此作出分析与点评。

石磊:“国企改革已进入关键时期,在这之前也进行了很多改革性的尝试,研究了这些年来累积的结构性问题。国务院和有关部门也出台了系列有针对性的方针政策和改革方案,其中列出的十项改革都应是今年加大改革力度的重点和难点。那么,这其中涵盖了以下重要因素:

其一,如何通过这次深化改革来真正提升国企、央企自主创新、自我发展的能力。科技是一个重要因素,治理结构是另外一个重要因素,资产结构的调整、优化债务结构、减轻债务负担以及化解债务风险这都是重中之重和难中之难。

其二,‘硬骨头’是债务问题。有人把债务说的很重,其实它是一个相对的概念,若未来偿债能力较强,资产质量较高,科技动态发展能力也比较强,那么即使目前的负债率较高,问题也不是太严重。事实上,真正的问题在于很多国企、央企负债是长期累积下来的,而且未来偿债能力不足,科技创新动力不强。对于这样的企业,其负债到底怎么处理?就是要借这次的深化改革、混合所有制改革、资产结构的调整以及债务结构的调整优化,看能否真正的研究出一套减轻债务负担的举措,让企业能轻装上阵,让那些债台高筑且长期整改无望的企业通过资产重组进行进一步的改制,不能让它长期用国有体制、国有资产的性质来承担债务压力。实际上,债务压力到最后等于是转化为国家的负债压力和民众的负债压力,因为它是全民所有制资产,所以这部分的债,在供给侧改革当中应该是我们制度创新的重点。

其三,关于混合所有制改革。早在90年代初,上海就在加强企业内部管理方面,对部分大型企业尝试搞职工持股计划,当时国家也已推出了计划,上海做了详尽的实施方案,但最后一些企业改制无疾而终,为什么?一是员工不能平均持股;二是并非所有企业都适合采取员工持股;三是员工持股后,整个资产结构和治理结构都发生改变,若全部员工全都参与,这对企业来讲未必是一件好事,实际上是扭曲了员工的身份,扭曲了资本和劳动力之间两个要素的关系。

事实上,拥有专业性资产以及专业性技术的岗位对企业几乎是生死攸关,对此可以适当加大股权激励的力度。在其他普通的关键岗位上可适当、有效持股,提升股权对他们的激励。当然,对于员工的持股方案不能一刀切,还要根据具体的行业进行细致研究。在新一阶段的改革中,这涉及到了企业出现的最新情况,在负债已经很多的情况下,必须把负债剥离,否则让员工以及社会资本进入后,等于让其承载了本不应承载的负债,从而可能导致劳资纠纷,导致持股员工对国家、对央企有太多的抱怨。

其四,在央企、国企的改革中,要把国企改革跟国资改革结合起来,不能以国企改革代替国资改革,这是两个概念。首先,若把大量重要的国有资产交给没有很好的治理结构、风险防范能力以及化解债务能力的企业去经营,国资将会进一步流失。接下来,国家和企业可能会进一步通过债务融资、社会融资以及股票融资来扩大其资本金的规模,如果原有的资产经营结构、治理方式以及债务减债能力不强,那么,增量的投资进来后又会转化为存量压力,久而久之形成恶性循环。在混合所有制改革中,大量的社会资本进来后,需要真正对民资负起责任,而不是仅仅为了共度难关。所以,我们需要建立健全激励机制,让其从企业资产经营、企业管理以及产业成长性中看到未来发展的希望和盈利的机会,这是需要首先做好的基础性工作。

再者,有关约束机制的设计。要防止民资、国资混在一起时,有人对民资负责,却无人对国资负责,久而久之导致国有资产新一轮流失的问题。这需要在改制中进一步化解增量改革风险,从多方设计约束机制,借此推进这次深化国企改革的一些措施,落实十大重点、难点的配套方案。政策、法治、治理结构、管理体制、资产管理结构以及化解债务风险等方面的配套都应围绕以上方面去做,以此真正推进供给侧改革在央企、国企中落到实处。”(转载自:央广财经评论)